蝙蝠侠,傅山:作字先作人,人奇字自古,传承

傅山(1606年——1684滚光矫直机年)山西太原人,字青主。xiannuhu傅山博通经史诸子与佛道之学,兼善书画,此外又精于医术,是我国书法史上奇人之一。除了博学之外,傅山满腔的爱国情趣也颇受后人推重。明朝消亡,他因从事抗清活动被捕,出狱后,隐居不出,清手抓饼廷几番拉拢都被他严词拒绝。

这样的爱国志士论起书法,当然对作书人品质节操特别注重。他着重人品与书品的一致,“作字先作人,人奇蝙蝠侠,傅山:作字先作人,人奇字自古,传承字自古”正是这样的准则下最诚实、最直接的曲蕃蕊表达。可想而知,很多长辈书家中,傅山最敬仰的是以忠义时令著称的颜真卿,他说:“常临羲之、献之各千遍,不以为意,惟鲁公名字,写时便觉肃然起凉拌海带丝的做法敬。”

傅山书论:

作字先作人,人奇字自古耽美虐文。纲常叛周孔,翰墨不行补。诚悬有至醉生梦死论,笔力不专主。一臂加五指,乾卦六爻睹。谁为用九者,心与孥是取。永兴联合的反义词逆羲文,不易柳公语。未习鲁公书,先观鲁公诂。平原气在中,毛颖足吞虏。——傅山《作字示儿孙》

作小楷,须用大力,柱笔著纸,如以千金(斤)铁杖柱地。若谓油价调整小字无须重力,能够飘忽装点而就,便于此技佛山地铁2号线说梦。——傅山《家训》

写字之妙,亦不过一正。然正不是板,不是死,是古法。且说人手作字,定是左下右高,反面看之皆然,对面不觉。若要左右最平,除非写时令左高又下。如勒横画,信手画去则“一”,加心要平,则不“一”门庭若市矣。难说此就是正邪?——傅山《家训》

吾极知书法胜境,第始欲知此而不得如此者,心手纸笔,主客互有乖左之故也。期于如此而能如此者,工也;不期如此而能如此者,天也。一行有一行之天,一字有一字之天。神至而笔至,天也;笔不至而蝙蝠侠,傅山:作字先作人,人奇字自古,传承神至,天也。至与不至,难道天也。吾复何言!盖难言之。——傅山《家训》

写字无奇巧,只要正拙。正极奇生,归于大巧若拙马宁利已矣。不信时,但于落笔时喋血三雄先萌一意,我要使此簿本同人字为怎么一势,及成字后与意之结构全乖,亦能够知此中天倪做作不得矣。手熟为能,迩言点破。王铎四十年前字竭力做作,四十年后无意合拍,契诃夫遂能我们。——傅山《家训》

楷书不知篆隶之变,任写到妙境,终是俗格。钟、王之不行测处,全得自阿堵。老夫实实看穿地。时间不能纯至耳,故不能称心如意。若其巧合,亦有不减古人之分蝙蝠侠,傅山:作字先作人,人奇字自古,传承厘处。及其篆隶满意,真足吁骇,觉蝙蝠侠,傅山:作字先作人,人奇字自古,传承古籀、真、行、草、隶,本无不同。——傅蝙蝠侠,傅山:作字先作人,人奇字自古,传承山《杂记》

汉隶之不行思议处,仅仅硬拙,初无安置等当之意。凡偏旁左右宽窄大众号登陆疏密,信手行去,一派天机。——傅山《杂记》

字亦何与人事郊野,政复恐其带奴庸俗小男孩发型。若得无奴俗习,乃可与论风期日上耳赵薇晒自家葡萄园。不唯字。——傅山《家训》


配图:李雅彬书法作品

李雅彬艺术简介

李雅彬,书法爱好者,1979年生,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人。自幼学习书法,至今30余载。屡次参与国家及省市级书法大赛、大展,获奖十余项。2016年出书个人书法作品集——《翰墨清心》。现为:蝙蝠侠,傅山:作字先作人,人奇字自古,传承我国林业书协常务理事、内蝙蝠侠,傅山:作字先作人,人奇字自古,传承蒙古书法家协会会员。(概况见媒体报道或百度)